turkey什么意思(TURKEY这个多义词)如果用烤火鸡来类比地缘格局,叙利亚已经让白宫掌勺人控制不住,在欧亚大陆火热的边缘地带烤箱—土耳其中,局势则更要复杂,相比之下,叙利亚只是火鸡肚子里的一只乳鸽。怀揣着奥斯曼帝国复兴之梦的土耳其可能既高估了北约在面临危险时的鲁莽指数,也低估了俄罗斯在遇到勒索时的冷静指数。

感恩节,烤火鸡;圣诞大餐,很多人家还是烤火鸡。

火鸡肉粗,年底将至,即使网站上会有大量秘制烤火鸡菜谱供应给主妇们,但终究很难将肉质本身搞得鲜嫩多汁,要诀不得不放在门外功夫:一是烤前腌制时抹在外皮上的配料,甚至精细到要用犹太盐(Kosher Salt),据说粒大入味;二是火鸡肚子里塞的馅料,其想象力,可与月饼界的“双创”相媲美;三是出炉后浇的酱汁,早已不是用火鸡内脏煎煮收汁的时代,要加迷迭香、鼠尾草等多种香料和草药;最后,什么重量的火鸡,什么类型的辅料,用什么样的火候,烤多长时间,这纯属厨子的天赋和手艺。

美国人传统上比较精于此道,按照当初美国驻西耶路撒冷领事馆一哥们儿的说法,如今“美国制造”就剩下感恩节,而传统美国菜只有一个烤火鸡。烤火鸡也是后冷战时代美国处理地缘政治的传统烹饪技艺,从贝尔格莱德、喀布尔、巴格达到现在的大马士革,本质一样,差别在于历任总统的厨艺。得州牧场长大的小布什玩的是“一力降十会”,喜欢把一切食材直接上架,一概炭烤;东海岸律师奥巴马,秉承了自由派知识分子的一贯特质:说的比做的好,做起来不靠谱。

叙利亚眼下就是摆在奥巴马面前的一只大火鸡,外表是伊拉克、伊朗和海湾部落,肚子里政府军、反对派、IS(“伊斯兰国”)、库尔德人混杂在一起正发生化学反应,看上去很像那么一回事,奈何白宫掌勺人控制不住局面,俄罗斯人趁机过来浇点伏特加已经很烦人,火鸡自己竟然也要造反。与其把感恩节前俄罗斯军机事件看作一场美国人背后默许的阴谋,不如把它列入让餐馆老板吓一跳的厨房事故。

惹事的火鸡,在英语中与土耳其同名,Turkey。早在16世纪20年代,西欧作家已经这样称呼奥斯曼土耳其人,但那时候,奥斯曼土耳其人绝不这样叫,“奥斯曼”的意思即奥斯曼部落的人,直到近代革命建国,土耳其人才正式使用Turkey。16世纪的时候,欧洲航海家还没遇到作为鸟类的Turkey,很显然,火鸡命名应在土耳其之后。至于二者间的关联,有一种说法,欧洲人见到火鸡,觉得它们长得像缠着红头巾穿着黑袍子的土耳其人。这种打扮是奥斯曼帝国步兵装束,禁卫军缠白色头巾。

作为严肃的学术问题,语言学界对此尚有争论。没有疑问的是,Turkey在英语中还有一个意思—失败者。德国政治学家桑德施耐德曾经解释,为什么这么叫,因为火鸡一开始总是很满足,始终得到谷粒,直到感恩节前才发现,它弄错了,可惜为时已晚。偶尔有不晚的—每年那两只有幸被美国总统赦免的,不过,数据显示,在奥巴马手下,那些幸运的火鸡十只有九只由于自身健康原因没能活到下一个感恩节。

所以,结合当下情势,不妨让我们用Turkey这个多义词,造个有趣的句子:Turkey没有意识到自己也是Turkey,所以注定成为Turkey。要知道,“烤土耳其”的格局比“烤叙利亚”的大得多,在欧亚大陆那个火热的边缘地带烤箱中,充满着计算、报复和出卖,叙利亚只是火鸡肚子里的一只乳鸽。但是,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可能是被走私石油的污垢迷住了眼睛,既高估了北约在面临危险时的鲁莽指数,也低估了俄罗斯在遇到勒索时的冷静指数。早在发生击落俄战机事件前两个月,普京已经要翻脸,_月下旬,埃尔多安借出席莫斯科大清真寺开放仪式去见了俄罗斯总统,他的算盘是,利用俄在乌克兰的对峙局面,压低“土耳其管道”价格,再用“土耳其管道”换俄默许土耳其在叙利亚的利益,而俄罗斯的判断是,美国和伊朗签署核协议后,土耳其的地缘政治意义已被抹平。

世界就是这样,No Zuo No Die(注:网络用语,源自中式英语“不作死就不会死”,意为没事找事),再健壮的火鸡还是火鸡,再蹩脚的厨子还是厨子。做个安静的美火鸡卧在一边就是恩赐,何必非要怀揣着奥斯曼帝国复兴之梦试图展翅高飞?惹毛了普京,搞砸了奥巴马。在大国之间玩游戏,几十年来,世界各地不乏其人,结局好的不多,特别是被封为世界第三军事强国的。这是一种癔症,得治。为此,郑重推荐另一种东西,cold turkey,冷火鸡疗法,戒除毒瘾的有效方法之一。

感谢观看


  • 评论列表 (0)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