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知是怎么产生的?这个问题咋看起来会很诡异。无知还需要产生么?无知不就是知道的反义词么?我们人类是永远不可能掌握所有的信息的,那么无知不是必然的么?如果这么想,其实也并没有问题。但是对于无知的理解,我们还可以在深入一点——为什么有时候明明信息都懂,却依然无知呢?是缺少所谓的独立思考能力么?还是因为所

无知是什么意思,无知,到底是怎么产生的?


无知是怎么产生的?这个问题咋看起来会很诡异。

无知还需要产生么?无知不就是知道的反义词么?

我们人类是永远不可能掌握所有的信息的,那么无知不是必然的么?

如果这么想,其实也并没有问题。

但是对于无知的理解,我们还可以在深入一点——为什么有时候明明信息都懂,却依然无知呢?

是缺少所谓的独立思考能力么?还是因为所谓的信息茧房所控制,无法接触到新的信息呢?

亦或者是有人基于利益,在刻意的制造无知呢?

《无知》这本书的作者,澳大利亚社科院的院士詹姆斯·史密斯给出了他的洞见——无知,很大程度上不是因为个人认知水平太低,而是社会发展的副产品。

社会在发展,信息的传播效率会越来越高,团队的协作也会越来越频繁,生产和需求的你追我让商业也变得越来越繁荣。

而这些,都在有意无意间,创造着无知。

这其实是一个非常反常识的观点,文明落后导致愚昧无知,我们都可以理解,但是为什么社会进步了,也会导致无知呢?

其实有句金句可以解决这个疑惑——你知道的越多,你不知道的也会越多。

知道和无知之间,是互为台阶,相互促进增长的,当我们知道的越多时,我们不知道的东西自然也会越多。

是无知,让我们想要去寻求答案,而有了答案,有的知道,又是产生更多问题的基础。

人类文明的发展,就像一路触发的问题树,顺着一个问题,像树杈一样分支,延伸出更多的问题,最后变成了一个丰富多彩的现代文明。

从最早的怎么解决人与人之间的协作,到现代的社会学研究,中间就是问题、答案不断你追我赶的过程。

社会越发展,人们越无知,这里的无知不仅仅是量上的无知,还有质上的无知。

著名的神经科学家斯图尔特·法尔斯坦曾经说过,科学研究的头等大事,就是创造更高级的无知。

有了这个基础,我们就可以回到生活中去,去看看社会发展是怎么创造无知的。

比如常识带来的无知。

所谓常识,就是大家公认的,正确的,不需要去验证的知识。它是一个知识的封装包,本质上是为了让信息传播更方便。

那些前人发现的知识,被封装在一个极其简洁的结论里后,传播是方便了,但是封装背后的原理我们也看不到了。

很多道理曾经对,并不代表着现在也对,当我们只知道结论不知道过程时,就很难去判断现在到底对不对?

比如地球是圆的这个结论,就是一个常识,但是再追问一句——地球为什么是圆的?估计你就懵了!

当我们只知道知识本身,而不知道知识诞生的过程时,这个知识的纠错成本就会很高——因为在知识诞生的过程中我们没有共识,那么自然就没有反驳的点。

这也是为什么曾经地心说那么的深入人心一样,大家都知道地心说是对的,但是就是说不上为什么。

既然说不上为什么,那怎么去反驳呢?

很多常识都是如此,包括吃红枣补血,包括30岁要结婚,包括读书有用,包括欠债要还钱等等。

这时候一旦出现一些错误的知识,或者过时的知识封装,那么你就很容易忽视他们的原理,从而自然的接受这些知识,对其中的错误视而不见。

所以有时候仅仅知道一个道理,但是理解不透彻,不接受反驳,其实是不是也是一种无知呢?

除了常识带来的无知,还有一种无知是善意的,故意创造的无知。

比如我们小时候看到的世界,都是大人们故意想让我们看到的,因为他们想让我们保持纯真,想要我们不去接触那些不好的事情。

甚至整个世界,都在刻意制造着这种无知——也是为了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

很多知识就像潘多拉魔盒一样,一旦打开,就是灾难,当年后悔做出原子弹的人不在少数,现在害怕触碰人类基因克隆的也不在少数。

更不用说拒绝去研究生化武器了。

所以美好的本质,纯真的本质,有时候需要一种高尚的无知。

有善意的创造,自然也会有恶意的创造,恶意的创造无知背后,大部分是为了纯粹的利益。

比如我们早就知道吸烟有害健康,但是过去很多烟草公司,都在利用媒体散播吸烟无害论。

再比如二战期间,美国政府为了提振士兵的士气,极力的缩小了自己的伤亡人数,夸大了敌人的伤亡人数等等。

再比如现在信息流的各种互联网产品,把我们困在一个个信息茧房里,让我们少了很多旧信息和新信息连接的机会,也在创造着一种无知。

那么,在社会发展创造的无知里,我们该如何自处呢?

作者詹姆斯·史密斯也给了一些建议,比如不要只看一个孤立的信息,要在信息之间建立连接,不管是时间上还是空间上。

比如单独看2016年的婴儿死亡数,竟然有420万,你就会觉得现代的医疗技术也太烂了吧?

但是往前看每一年,你就会发现从五十年前的上千万到现在,现代医学进步还是非常快的。

再比如,每一个封装的知识,都去思考一下背后的逻辑,每一个道理,都去思考一下它不成立的前提,这样才能知道这些知识到底对不对?

也就是说,重要的并不是知识本身,而是通往这个知识的路径。

相比于掌握多少知识,更重要的是掌握了多少通往知识的途径。

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大牛会说,一本书里最不值钱的是结论,最值钱的是得出结论的过程。

我们不一定掌握很多知识,但是要掌握


  • 评论列表 (0)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