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队入党申请书(入党申请书该怎么写)入党申请书,是每一名入党积极分子向党组织表明意愿的书面材料。但有的同志实施网络“山寨”或奉行“拿来主义”,入党申请书只见套路不见初心。10月25日一大早,党的十九大刚刚胜利闭幕的第二天,武警水电一支队二大队五中队的排长孙玉庆,就郑重交上了一份连夜写下的入党申请书。

部队入党申请书,入党申请书该怎么写

部队入党申请书(入党申请书该怎么写)入党申请书,是每一名入党积极分子向党组织表明意愿的书面材料。但有的同志实施网络“山寨”或奉行“拿来主义”,入党申请书只见套路不见初心。10月25日一大早,党的十九大刚刚胜利闭幕的第二天,武警水电一支队二大队五中队的排长孙玉庆,就郑重交上了一份连夜写下的入党申请书。现将这份言辞恳切的入党申请书发表,以飨读者。

孙玉庆手写的入党申请书,字迹工整。

入党申请书

敬爱的中队党支部:

我志愿加入中国共产党。在党的十九大胜利闭幕的特殊一天,我郑重写下我的第二份入党申请书,恳请加入光荣、伟大、正确的中国共产党。

刚刚读大学的时候,到政府机关办事时遇到横眉冷对、刁难推诿,听闻所谓的“表叔”“房姐”“我爸是李刚”的嚣张气焰、丑陋行径,就觉得困惑茫然:我们的党怎么了?是生病了吗?我所知道的中国共产党,为人民打天下,为人民谋幸福,是从井冈山、西柏坡走来,黄炎培口中能跳出“历史周期律”的党,是金一南笔下那个历经苦难辉煌、人民拥护爱戴的党。可是种种乱象,让我抱怨过、“愤青”过,也让我在矛盾纠结中徘徊在组织门外。说实话,我“写”的第一份入党申请书是从网上复制粘贴来的,纯粹出于随大流、凑热闹心态,根本没有严肃认真对待。

但慢慢地,我发现我错了。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在关键时刻扶危定倾、革弊鼎新、力挽狂澜,挽救了党、挽救了军队、挽救了国家。“八项规定”、群众路线教育、铁腕反腐、脱贫攻坚、环保风暴……让我看到了我们党自我净化、自我革命的巨大政治勇气,更让我和家人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巨大变化。记得去年休假回家,我听到长辈们感慨最多的就是现在办事讲规矩按程序,不用再挖空心思找门路托关系了。二叔想开个养牛场,乡政府现场办公仅2天就帮着办好了所有手续,而且每年还有几万元的补贴款,现在二叔逢人就说:“不一样了!真的不一样了!”前几天,给家里打电话的时候,妈妈开心地告诉我,村子边上的小化肥厂被关闭了,再也用不着忍着臭味、用污水浇地了。据说还要建设新农村住宅小区,过几年老爸老妈就能住上和“城里人”一样的楼房。这消息让我也跟着开心了好久。今天上午在收听十九大报告时,当习主席讲到“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房子是住的不是炒的”“打赢蓝天保卫战”时,我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家乡的变化,一时竟然眼眶发热……

每次通电话,父母都要千叮咛万嘱咐:现在风气正了、环境变了,你在部队一定要好好干!其实,不用他们叮嘱,我也会努力的。这几年,在强军思想引领下,国防和军队建设也是日新月异。从大的方面讲,利比亚撤侨、钓鱼岛巡航、航母下水、嫦娥飞天、歼20横空出世……一次次亮剑、一件件成就,足以让每名军人热血沸腾、由衷自豪!具体到咱们支队,变化就更大了。这几年不仅建起了新营房,还有功能齐全的干部、士官公寓。机关的作风实了、基层的训风严了,练兵备战抓得越来越紧,干部提升、士官选晋、入党考学都是实打实用成绩说话,从上到下心服口服。今年排里5名到期的战士全部申请晋级。下午和中士吕生贵聊天的时候,他很认真地告诉我:“排长,十九大报告中提出了‘让军人成为社会尊崇的职业’‘组建退役军人管理保障机构’等重大举措,选择留队绝对没错!”我从他的眼神中看到了憧憬和期待。其实,我又何尝不是呢?十九大报告中提到要“深化军官职业化制度改革”,让我对未来充满信心。

孙玉庆和战友一起读《解放军报》,学习党的十九大精神。

不知不觉间,曾经的困惑迷茫、矛盾纠结已成“过去式”。身边的点滴变化,都是在我们党的领导下取得的,还有什么比事实更有说服力?现在,中国已昂首阔步进入新时代。作为一名热血青年、武警警官,有幸见证我们党凤凰涅槃、浴火重生,有幸置身改革强军的宏伟征程,有幸经历这个伟大的时代,我没有理由不为实现中国梦、强军梦贡献自己的微薄之力,更没有理由远离这个伟大、光荣、正确的党。

习主席在十九大报告中指出:“中国梦是历史的、现实的,也是未来的;是我们这一代的,更是青年一代的。”我要响应习主席号召,勇做新时代的弄潮儿!我愿,在实现中国梦、强军梦的生动实践中放飞青春梦想!我更愿,在为人民利益的不懈奋斗中书写人生华章!此时此刻,凝视神圣的入党誓词,耳畔响起习主席的铿锵话语:“打铁必须自身硬”!假如组织上能批准我的入党请求,我一定:拥护党的纲领,遵守党的章程,履行党员义务,执行党的决定,严守党的纪律,保守党的秘密,对党忠诚,积极工作,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随时准备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永不叛党。

恳请党组织在实践中考验我、帮助我。

申请人:孙玉庆

二〇一七年十月二十四日


  • 评论列表 (0)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