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规矩有一次朋友问我,什么是职业道德,对啊,什么是职业道德呢?是不是你我都忘了,或者说是今天不再流行这样的职场元素,我们连同事是什么都不知道,何况忠诚度,那就更不要说更遥远的职业道德啦。忘了是哪位先生说过的一句话:作为一个和尚,即使中午要还俗,早上该撞的钟还是得撞。为什么?因为你现在还是一个和尚

什么是职业道德,你还知道什么是职业道德吗

我们的规矩

有一次朋友问我,什么是职业道德,对啊,什么是职业道德呢?是不是你我都忘了,或者说是今天不再流行这样的职场元素,我们连同事是什么都不知道,何况忠诚度,那就更不要说更遥远的职业道德啦。

忘了是哪位先生说过的一句话:作为一个和尚,即使中午要还俗,早上该撞的钟还是得撞。为什么?因为你现在还是一个和尚啊,因为你早上还是吃着庙里的饭啊,因为这家庙和住持先生一直在为你的生活买单啊。

回到职场,我们拿公司发的工资,是不是该为公司尽责呢?有一句俗话,叫黄婆卖瓜,自卖自夸,那我们是不是也该夸一夸我们的公司呢,我们公司的产品呢。即使我们卖的瓜确实没那么甜,我们是不是也该想从其他的位置着手,把瓜卖掉,而不是抱怨公司产品呢?

我们天天说服务,客户为我们的工资做了贡献,我们是不是应该尽心一点给客户服务,至少不要扯客户的后腿呢?跟客户相关的信息,我们得为他保密吧,而不是当人情卖出去吧?

比如我们的出租车司机先生,很多时候他们为了更好地服务客户,经常要充当导游的工作,给“旅客”讲解周边的环境,当地的风土人情等等,很风趣的。所以我们也愿意在车上跟他们交谈。倘若司机先生很轻易地就将上一个乘客的信息告诉下一个乘客的话会发生什么情况呢,至少我们该为一些漂亮的女性朋友的出行安全挂上一个“红色警报”(当然还有你家人和自己的安全),我们还愿意跟司机先生聊天吗,或者说我们还敢坐出租车吗?

如果是一个医生呢?“放心,我们很有职业道德的,之前某某先生也在我们这里看过病啊。”听到这样的话,我们还能相信他吗,或者还能相信医生这个职业吗?那会发生什么事呢,不看病啦,我们都是“健康”的一族。

我曾经看过这样的一个故事(故事来源百度),也是相当有趣的:

“不错吧!”小陈打开车窗,让穿过相思林的清风吹进来。

车子爬的更高了,山下的景色从树梢浮现。晚霞逐渐变暗,点点的灯火开始闪烁。

“你是怎么知道这里的?”小静突然转过脸。

小陈的心一震,幸亏早有准备,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饭店的简介递过去。

这简介还是一年前顺手拿的,原本打算介绍给朋友,没想到现在派上了用场。

那是小陈是这里的常客,总在暮色中带着前女友,冲上这山头的旅馆。旅馆顶楼是餐厅,有钢琴和小提琴的演奏。更棒的是那落地大玻璃窗,正对着远处台北的十里红尘和一弯如带的淡水河。为了谈情,他们总选在距钢琴最远的一个窗边的座位,看天上与地下的星海一起闪烁。

只是相爱容易相处难,约会越多,问题也越多,原来都打算订婚了,却为一点小事闹翻。闹翻也好,不跟那个吹,也没有机会追今天的小静。

旅馆就在眼前了,小陈故意东张西望,找到那个熟的不能再熟的停车场。停妥车,跳下来为小静开门。

这种动作,他以前是不会做的。但是,今天不同了,面对小静这样的公主,他必须好好表现。他决定把她追到手,娶她进家门,也娶下自己工作的这个公司。

他在前面跑,左看看右看看地找出口。再把电梯门按着,让小静走进去。

“应该是顶楼。”他揿了最高的一个钮。

“是透明电梯!”当电梯升出地面,小静兴奋地叫了出来,“你看,我们好像飞进树林。我从来不知道,台北的夜景这么美。”

“是啊!是啊”他也兴奋地喊着,想到以前的那位,期初也是这么兴奋。他暗暗告诉自己:“要好好把握这个成功的开始。”

走出电梯。一年没来,还是老样子。柔柔的壁灯照着深红的地毯,伸展到餐厅的入口。

乐声依旧,钢琴和小提琴正奏出他最爱的那首曲子。

经理迎过来,也是熟人。他心想:“遭了!”赶快使个眼色。

眉头一扬、一笑。经理客气地招呼:

“小姐、先生请进!有没有订位?”

他摇摇头。经理一笑,带他们走到窗边的“老位子”。

“好棒啊!这个位子。”他笑着说,看看小静,“对不对?景色美,音乐又不会太大声。”

“是啊!”小静望着窗外。看得出,这可爱的女生已经陶醉。

“这是我敬二位的。”经理居然亲自端来两杯香槟。

他笑着接过,知道这是对“老顾客”的优待:“谢谢!谢谢!还麻烦您推荐个拿手菜。东西好,我们以后会常来。”

他心想,以后每个礼拜,又要来这儿报到了。说不定有一天,还会在这儿开订婚派对呢!

汤端上来了。先给小静,再放在他面前。

“这,这不是陈经理吗?”突然端汤的小姐叫了起来。小陈抬头,迎上个熟面孔。

“老位子、吃老东西,一猜就是你。”那小姐高兴地喊,又一转头,惊讶地说,“咦!赵小姐呢?”

故事就这样啦,我们可以想想故事结尾会怎样呢?当然我们的陈经理的恋爱旅程将会多那么一点点挫折,还得话更多的心思去追求他的小静MM。而他还会再带GF过来吗,或者给朋友推荐,我想是很难吧。

这样的经历甚至会让我们对该行业产生一定的“想法”,至少不会太友好,也叫难地产生很深的信任感。这样该行业该怎么服务好听吗的客户呢?很有趣的问题,怎么让那些对我们产品产生抗拒心理的用户,重新接受我们。

或许有人会说,这有什么不可以?他们说的都是实话,讲的都是事实啊。但也要知道,那些真话说出来,却违反了职业道德。而这些职业道德,应该是我们维护我们所处行业的原则,规矩,这些都是我们行业的前辈们努力的结果。更甚地说职业道德是我们进行交流的信任基础。


  • 评论列表 (0)

留言评论